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DamiDick】复生 下篇

  虽然这是一篇41文,但好像两人感情戏我写的不是很多。如果我说这是一篇双向暗恋的设定你们会打我吗?

   里面大部分剧情还是参照了原剧,原剧真的很好看(虽然被砍了)但是真的很好看。不管是配乐还是剧情。十分感谢有这部剧能让我有机会写出这篇41。

   请勉强食用。




    迪克在床上睁开了眼睛。他扭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指针才刚停在3点钟,而他完全没了睡意。他坐了起来,“睡前”被放在胸口的书本掉在了地上。


   呼,像以前那样看一些无趣的小说来增进睡眠果然是不可能的。迪克捡起书本又塞回书柜里,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兜转几圈后在窗台上坐下。 他该给自己找些长时间的“娱乐”——介于他现在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睡着。


   迪克盘腿在窗台坐下,双手拍打着大腿发出一段节奏奇怪的旋律。直到他的注意力被房子外一连串刻意压低的脚步声吸引去。


   本来空旷的街道突然涌出十来人,而且看样子还是不太友善的那一类,他们全副武装,并且手里握着枪。


   在为首带着疯狂微笑的年轻人的指引下,十来人围绕着房子分散开在周围站定。而剩下的三个人互相做手势交流一番后,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迪克下意识的往暗处躲了去,他记得那些人手势中代表的意思。对面有人将会——


   “不!放开他!”


   “你该为你自己所做的行为感到羞耻!”为首那人一把推倒眼前这个试图冲上前的中年人,并举起手枪对准他的胸口。“再上前一步我就射穿你的胸口。”


   “求你了,他根本没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


  男人的哀求并没有让年轻人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转身面对着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他眼前一亮,似乎有些惊讶自己看到的。“啊——我记得你,周围的人总是亲切的称呼你“小鹿仔”,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也醒了。”他笑了笑,仿佛在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啧啧——你真该把自己打扮起来,你会把孩子们吓坏的。”


   跪在地上的男人沉默不语,他移动灰暗的双瞳看向被挟持在一旁的他,只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好吧——让我们快速解决,好吗?”


    开枪的一瞬间迪克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揪痛了一番,被子弹射穿头部的男人瘫倒在地上,周围人却开始欢呼起来,似乎这不过是一场非人类的狩猎活动。他们不顾男人的挣扎与痛哭,彼此推搡嬉笑的离开了这片场地。

   

   

   

   第二日凌晨,芭芭拉在墓园找到了迪克。


   他盘腿坐在一座空了的坟墓前,身上被蒙上一层薄薄的晨露。芭芭拉向他靠近,依靠着他坐下。


   “我——”他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狗牌,“在很小的时候我们一起玩过,他总是活力满满,我们常常喊他”小鹿仔“。”迪克深深吐了一口气,应该感觉到悲伤的一刻他却面无表情,心情没有泛起一丝波澜。“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十分自信自豪的说要去参军了。”


   “但是我却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会是这样的场景。”


   芭芭拉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能紧紧的搂住迪克。她感觉不到迪克身上的温度,也感觉不到他内心的哀痛。她应该流泪吗?芭芭拉说不上来。她抱着迪克,但却好像离他很远。


   “安息吧,兄弟。”迪克将狗牌扔到坟墓中,连同棺材中那本画册一起,被潮湿的泥土掩盖住。


   “你感觉好点了吗?”芭芭拉忍不住问道。


   迪克摇了摇头,“我的心口有点堵,大概是早上打的那管药的问题。”他被芭芭拉拉了起来,“来吧,我们去散散步。”芭芭拉将他的胳膊挽住,两人沿着墓园的小路往小镇走去。


   他们踩着泥泞的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持续阴暗的天气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芭芭拉把迪克的手臂搂的很紧,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迪克被拉扯的走路都有些困难,他转头看向芭芭拉,然后说道。


   “你穿了裙子?”


   “恩——大概变成僵尸的我总是对红色,粉色有独特的爱好吧。”芭芭拉笑了笑,“喜欢吗?”


   迪克点了点头,“我记得你以前总是喜欢穿牛仔裤,还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


   “还有格子衫,哇哦。”她夸张的做了个鬼脸,“大概重新活了一次,性格也会改变很多吧。”


   迪克的表情一瞬间变了。


  然而他沉默的表情还没坚持多久就被芭芭拉一个巴掌拍碎,“嘿!”芭芭拉捏着他的脸蛋逼他低头看着自己,说道:““我不喜欢你露出这样的表情。”


   迪克动了动嘴唇,他挺想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应该感到幸运,在这样混乱的世界中得到第二次活下来的机会。”她使劲捏了捏迪克的脸蛋,后者睁大了眼睛,放大无神的瞳孔反而让他看起来有些可爱。“我们曾经失去了很多人,但现在,我会更加珍惜我现在拥有的。而不是去想那些我失去的。”


   芭芭拉困惑的看着他,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你的双眼看着我,但你却...不在了。”


   迪克没能理解她话中的意思。


   芭芭拉不再折磨迪克的脸蛋,“把这话忘了吧,我要回家了。”她转身走了没几步又回来了。“我差点忘了,迪克,你知道蓝色药丸吗?”


   迪克摇了摇头。“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最好,这是一种新型药丸。”她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正装着一枚蓝色药丸。“这药丸会让你丧失理智变回吃人的僵尸,更更狂,更可怕。最糟糕的是他可能会让你永远都没办法恢复。”

   

   “迪克,我爱你。但如果有人给你吃这个你可千万不要乖乖张开嘴巴。”


   “好吧,你要把这药丸给我吗?”


   “不!”芭芭拉皱起了眉头大声反驳道。“我只是让你看看它长什么样。“她仔细的将袋子卷成一团塞进口袋里,”我得回去了,马上就要天亮了,你也该回家了。达米安一定在家里等着你。“她对着迪克挤了挤眼睛,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迪克并没早早的回到自己家。


   他漫无目的的四处逛着,走着走着竟不知不觉来到了游乐场。


   与其说游乐场,倒不如说是一小块露天的娱乐设施。还能拿来玩的机器也就那么两三个,启动的过程中不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迪克往里面看了看,稀稀落落聚集着一些年轻人在玩耍着。


   他看到了一些熟人,倒不是朋友级别的熟人。而是在僵尸爆发的期间,他同HVF志愿军一同去接回那些被困在学校的学生们,他们努力了,但却没能拯救回来。


   但现在他们都重生了,至少是大部分。聚集在这个半荒废的游乐场里,享受着自己的第二次生命。


   迪克不好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看他们脸上的笑容,(他们甚至没有往脸上盖厚厚的一层遮瑕粉),迪克心想这大概是幸运的。


   他刚想踏进去,加入这难得的欢乐时刻时。其中一个年轻人的举动让他停下了脚步。


   那个年轻人伴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走向木桌,桌上摆放着一大盆血红色的东西。迪克猜想这大概是什么动物的鲜血,紧接着年轻人的动作让他开始产生了怀疑。


   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塑料瓶,虽然迪克看不大清,但那片模糊的小块蓝色还是让他警觉起来。


   芭芭拉的话在他脑海中响起,迪克不得不压低自己的身体打算靠近一步继续观察下去。


   年轻人从瓶子里拿出一枚药丸,拧开外面包着的胶囊,将药粉倒入那碗红色液体中。


   “嘿——”他一边搅动着碗里的液体一边招呼着小伙伴们。“来点助兴的东西吗?我可是加了好料的。”


   年轻人围聚过来,你一杯我一杯的分享了这盆饮料。这本该和谐充满青春朝气的现场瞬间充满了混乱和争执。他们开始大声尖叫,如癫痫般扭动着身体,更糟糕的还有撕咬着同伴的身体。


   迪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片地方。


   他回到了熟悉的街道,街上还是像往常一样来回看不到人影。要不是地上还留着一大滩黑色的血迹,迪克差点就要以为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他下意识的往对门看去,那里已是人去楼空。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迪克忍不住这样想到。他刚准备拧开家门的把手时,杰森却打来了电话。


   “怎么了我已经到家里了?”


   “你最好来一趟墓地。”手机中杰森的声音有些沉重,“HVF志愿军那帮人要把芭芭拉逮捕,她发狂了。”


   “我们没联系到戈登先生....”


   迪克甚至没能安下心听完杰森的话,他急匆匆的挂了电话,往墓地的方向跑去。


   才是7.8点,哥谭的夜晚却早早的将街道染上一片黑色。迪克摸着黑路跑到墓园门口,迎上在门口等待他的杰森和提姆。


   “芭布斯呢?”他着急的询问道,不等他们做出回答就往里面冲去。“芭布斯!”


   “芭布斯?”迪克停下了脚步,迟疑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她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失去了甜美的笑容,嘴角不断溢出黑色的液体,嘶吼着瞪着迪克。


   “是我。”迪克试探的往前走一步,“迪克,迪克 格雷森。这不是你想要的,还记得你早上和我说过的话吗。你说我才是那个乖乖张开嘴巴的人。”


   “呃——”失去理智的芭芭拉已经听不见迪克的话,她从喉咙中挤出渗人的叫声,无神的双眸寻找着撕扯的对象。


   “迪克!”


   “戈登先生!”迪克被戈登挡在了身后,“小心点她现在——”


   “我知道,我知道了。”戈登转向面对着芭芭拉,“宝贝,是我。我是你父亲,老戈登。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


   “这没关系,我一直在你身边。”


   “你只是需要一点点帮助,让我来帮你。”戈登缓缓伸出手,直到他的双手紧抓在芭芭拉的肩膀上。“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在帮助你。”


   剧烈的痛感让芭芭拉甩了甩自己混乱的脑袋,她痛苦的呻吟着,试图从这迷雾中脱身出去。“呃——D....爸.....爸爸....”


   “没错是我!芭布斯!保持这个想法!”


   趁着这个时候迪克绕到她身后,将戈登交给他的注射器插入芭芭拉的脊椎处,将药注射进去。


   这本只是虚惊一场,三人却同时瘫软在地上。芭芭拉被戈登紧紧抱在怀里,透过他的臂膀,她看到迪克看她的眼神。一如之前她看迪克的样子。他的情绪在慢慢发生变化,被掩盖在厚厚粉底下的表情好像在哭泣。


   “迪...”她有话想说,HVF志愿军却突然出现。拉扯开戈登要将芭芭拉制服。


   “你们在做什么?”迪克腾地站了起来,“你们不能带她走,她根本没做什么错事!”瘫软无力的芭芭拉根本没做什么挣扎,就被他们捆住扔到了卡车上。”嘿!“迪克不敢相信他们的作为,他冲上前就要与那些人对峙。


   戈登却将他一把拉住,强制的抓住他的双肩。


   “迪克!”当看到迪克的脸时戈登愣了一下,“听我说,孩子。”


   “但!....”


   “听我说!”迪克颤抖了下。“听我说,孩子。芭布斯不会有事的,我会带她回家的。”戈登顿了顿,他看到了迪克湿润的眼眶。因为悲伤、气愤,各种负面情绪在影响着他的感官。而这本该不是一个PDS身上该出现的。


   “迪克,听我的。现在回家去,什么都不管只管回家去。”


   “回家?”


   “是的,回家去。走!”




    达米安在野外的帐篷里找到了迪克。


   这帐篷是他们以前出去玩时经常会带上的东西,达米安拉开了拉链,里头不大的空间塞满了迪克房间里的玩意。


   迪克盘腿坐在中间,自下而上仰望着达米安,说道:“为什么你总能找到我。”


   “为什么你总会被我找到。”达米安挤了进去,抬脚拨开那些摆放在软垫上的小玩意。他坐了下来,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他靠的迪克很近。


   他看到迪克手中的枪,那是曾经他杀了迪克的那把。


   “你打算在这里结束自己吗?”


   迪克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放下了枪,将目光放在了达米安身上。


   他所有美好的记忆都被收集在这小小的帐篷中。迪克有些哽咽,看着达米安年轻的脸庞,还有那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每一丝情绪的变化都会出现在他的脸上。他是如此的富有活力。


   而迪克却只能陷入自我认识的矛盾中。


   我是谁?这个从他出生起直到死去都在自我寻找答案的问题。他是迪克 格雷森,那么再一次复活过来的他,还是原来那个迪克 格雷森吗?


   迪克抚摸上达米安的脸颊,这应该是温暖、柔软的。“我是谁?你爱我吗?”


   我是迪克 格雷森,我是你需要我去做的人。


   “你是迪克 格雷森,以及我爱你,从我第一次对你说这句话开始。”


   迪克的双手被握住,放下。反而达米安的手贴上了他的脸,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着。迪克心想现在的自己会不会看上去很狼狈?出门前抹的厚厚的一层粉底,让他看着就像度过了一个糟糕的夏日。


   他摘下了那对漂亮,湛蓝色的隐形眼镜,现在他看的更清楚了。


   “我看起来怎么样?”


    达米安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他凝视着迪克的脸,隐藏在双眸和嘴角的笑意呼之欲出。一如既往的他是一个性格直率的人,毫不掩饰内心的感情和肢体上的动作。他抚摸着迪克的后颈,指腹不轻不重的摩擦着。


   “你很美。”


   达米安越靠越近,近到迪克能从他的眼睛看到自己那张惊愕的表情。


   他呆住了,双眼瞪得老大。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开始想象一些柔软温暖的事物,天空的白云,第一口咬下的浆果,黄昏下烧烫的脸颊。


   还有达米安亲吻他时的嘴唇。


   想象他的嘴唇亲吻在自己的双唇上,轻柔、体贴。还有他拥抱时怀里的温度,温暖,一如午后的太阳。迪克躺在松软的草地上,感受着暖和的阳光透过他的衣服包裹住他的身体,这份愉悦让迪克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一声闷雷从空中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动作。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一场大雨随之降临,他们这脆弱的帐篷支撑不了多久就被大风撕扯出一个大洞,迪克甚至为此惊呼出声。


   阴暗压抑了许多天的哥谭终于迎来了一次暴雨,迪克和达米安狼狈的站在大雨中,看着帐篷里的东西被泥水弄脏。两人互相望着对方,最终忍不住笑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迪克偷偷握住了达米安的手。


   “感觉如何?”


   “感觉.......”


     温暖。



   The End.

评论(3)
热度(29)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