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BruceDick】夜翼小姐

  想写一篇布鲁斯和迪克暧昧到相爱的故事。

  大概算是性转文,但迪克内心还是男孩子。

  部分灵感来自这首歌→《We Don't Talk Anymore》

  个人觉得性转这个设定超适合BD,虽然我笔下的迪克有点OOC了


  这次夜巡结束回来的路程比平常要安静许多,车内仅有风扇转动时的嗡嗡声,还有从收音机中传来的某某罪犯再次被捆绑住出现在监狱大门口的消息。坐在副驾驶上的夜翼将整个身体都缩在座位上,沉默不语。


   他刚跟着蝙蝠侠从犯罪现场回来,一切都挺好,人质被安全的解救出来,犯人也重新回他小屋去了。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夜翼失足掉进那巨大的铁桶中的话这绝对会是十分轻松并且愉快的夜巡之夜。然而现在呢?夜翼闻了闻自己的指尖后一脸恶心的皱起眉头,没错,那缸看起来清澈无味的水池实际上在夜翼掉进去后的一瞬间便被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包裹住。


   虽然蝙蝠侠很快的将他拉上来了,但夜翼绝望的发现这香水味似乎已经渗透到他的体内,重复几次的淋浴不但没有消除掉他身上的香味,反而将这股复杂的味道变得更加清晰,现在夜翼闻起来就像一盘刚做好的甜品,挤上甜丝丝的奶油外加两颗新鲜草莓做点缀。


   “这什么味道?”刚踏进蝙蝠洞的达米安就注意到了这股不寻常的味道,他怀疑的看了一眼蝙蝠侠后又将视线移到了夜翼身上,“你干了那事后竟然不洗澡就回来了。”


   “达米安!”夜翼忍不住提高音量,“我真的不该纵容你看那些电影了。还有,这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只是一次小意外而已,我掉进....水池还是什么东西,现在这味道怎么都洗不掉。”


   蝙蝠侠走过来抽了他一管血后又坐回了位置上。


   达米安凑近夜翼闻了闻,“闻起来像柑橘的味道,但是特别浓的那种。”在罗宾说这句话时夜翼注意到他舔了舔嘴唇,接着又做出一系列类似咀嚼的动作,但看起来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


   有点意思,夜翼也试探性的耸了耸鼻尖,他自己倒是分辨不出自己身上是什么味道,总之就是纯粹的香,而且相比刚接触到那些液体时他身上的味道已经淡了不少。


   “嘿,谁躲在这里吃汉堡了?”提姆穿着短T下了楼,后面还跟着提图斯。“你们在干吗?”他看到达米安几乎是贴在夜翼的身上,还有...“喔!”提图斯几乎时瞬间撒腿扑在了夜翼身上,“提图斯!快下来!”夜翼躲闪不及,不一会儿的时间脸上就沾满了提图斯的口水。


   “呵呵,提图斯你以前可没这么热情。”


   “坐下!提图斯!”达米安按着大狗的脑袋,它虽然安静下来了但还是疯狂甩动着尾巴巴望着夜翼,要不是他脖子上的项圈被罗宾抓住它肯定会继续扑上来。


   提图斯不高兴的咽呜着,夜翼抓挠着它的下巴还被它舔了好几口。“提图斯这是肚子饿了吗?”他蹲下来捏着提图斯的耳朵揉捏着他毛茸茸的脸,“抱歉了小家伙,我身上可没什么好吃的。”


   “也许是你们之前吃快餐留下的味道让它嘴馋了。”提姆在一旁提醒道。


   “我们还没吃饭呢,我肚子都饿了。”夜翼绕过提图斯和达米安往楼上走去,“希望阿尔弗雷德有烤饼干或者做了三明治,因为我饿极了。”但他踩上楼梯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被刚下来的杰森堵住了去路。


   “怎么,你们在蝙蝠洞里开BBQ派对了?”他皱起眉头环顾一圈,最后将视线停留在夜翼身上,他捏住了鼻子。“迪基鸟你搞什么!弄一身烧烤味也不洗澡去!”


   “什么?!”夜翼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天天吸烟怎么好意思说我!再说了我根本就没去什么该死的BBQ大会!”


   “那你怎么解释身上的味道。”


   “那是你鼻子有问题!”迪克反驳道。


   “迪克。”两兄弟争执不下,最后还得蝙蝠侠出场。他插入两人之间看向夜翼,“你有感觉到不舒服吗?或者说异常的地方。”


   “没有,就是觉得身体有点热热的。而这都是某个白痴小翅膀的错!”


   “你就是个混蛋!迪基鸟!”杰森隔着蝙蝠侠扯高嗓子大喊着。


   被夹在中间的蝙蝠侠默不作声,他掏出一些夜翼都不认识的仪器,在打开一些按钮后将电磁贴片贴在了夜翼的头上。“去旁边坐下,在数据出来前不要乱动。”


   夜翼只能抱着仪器在一旁乖乖的坐下,而提图斯一看到夜翼坐定也立马挣脱开达米安的舒服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在他腿边摇动尾巴。迪克微笑着揉搓着他的毛发时突然感觉到后背一沉,达米安一言不发的在他身后坐下清洁他的长刀。


   气氛难得平缓了许多,但就在夜翼、红头罩、罗宾三人持续平稳安静的三角关系时,站在一旁看了全过程的红罗宾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和谐。


   “迪克?你还记得我刚才说你身上有快餐的味道,但你却说没吃过这些东西吗?”


   “怎么了吗?”


   “但杰森进来的时候却说你身上有一股烧烤的味道,这不是很奇怪吗,就好像是我们每个人闻到的都不是一样的。”


   “达米安你闻到的是什么?”


   “....橘子汽水。”


   “哈!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那也总比你好!杰森·两百磅·陶德!”达米安弹了起来,“我敢打赌你一定不敢在自己房间里放镜子,因为那只会挫到你的自尊心。”


   “至少我不用站在桌上才能平视别人,小鬼头,反正你怎么吃也不会长到我那么高,还有我那样强壮。”


   “你那才不叫强壮,你那叫丰满。”


   “大伙们....”无辜夹在中间的迪克果不其然看到仪器上指针的跳动,我的上帝,为什么我的弟弟们不像网络视频里那样和蔼可亲,哪怕能安静上一分钟对迪克而言都会是一种奢望。“杰森你就不能成熟点吗,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


   “达米安你也冷静一点吧,至少!....把提图斯带离这里....!”迪克躲闪不及,又让大狗扑了个满怀。而他怀里抱着的那个仪器,从一开始指针就没从黄色区域离开过,甚至还有往红色区域移动的迹象。


   争执还在继续中,就算战火仅仅围绕在达米安和杰森两人之间,但双方都掏出了自己的武器,只要气氛稍微有一丝跳动迪克都将会看到当场看到血腥事件的发生。


   身为大哥的夜翼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刺痛,而且这的确是字面上的意思,他没来由的一阵心绞痛,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有刀子在他喉咙上下滑动着。与此同时他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


   “额...大伙们?”迪克想喊出他们的名字,但此时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好像是另外一个陌生人。“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在一阵又一阵眩晕冲击下,迪克最后看到的是所有人集体往他的方向跑去。

   


   “布鲁斯!“


    被唤到名字的布鲁斯收回思绪,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汤姆。


   “不是我多嘴,但是今天你怎么没带你的女伴来?”


   布鲁斯笑了笑,“那你也应该知道,女士们总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打扮自己。”话虽这样说,但他还是忍不住又往门口方向看了一眼。


   “能让伟大的布鲁斯 韦恩这样焦急的等待下去,想必这女士一定很有魅力。不知道一会儿我有没有机会请她喝一杯?”


   “那可就要看你自己的个人...”布鲁斯突然住了口,目光越过汤姆的身体看向宴会上最后一个到场的女士,然后难以掩盖脸上喜悦的表情向她靠近。


   那的确可以称得上明艳动人的容貌,至少她的出现便瞬间吸引了一般人的注视,而另一半人则是惊讶于她和布鲁斯之间暧昧的关系。


   “布鲁斯。”她用甜美的嗓音喊着布鲁斯的名字,小步迈向他后亲昵的吻了吻他的脸颊。在场的其他男士都忍不住呼吸一滞,任是在脑子搜寻了无数遍也没找寻到像这样一位富有异国风情,美丽动人的小姐。


   女士们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她们都注意到了这女士身上穿戴的首饰以及完美包裹着身体的漂亮礼服。这凸显背部曲线,一身孔雀蓝的设计明显出自于克里斯汀 卡伦之手,而这位有名的服装设计师又是布鲁斯 韦恩的好友。在这一基础上似乎又将他们两人的关系拉近一步。


   迪克脸露羞涩的拥抱了布鲁斯,在他怀里耳语道:“你真的确定这是个不错的计划?我的小腿肚都在打颤。”她又换了一边抱怨道:“这丁字裤勒的我屁股都快成两瓣了。”


   “要注意你现在是瑞秋小姐,而不是迪克先生。这话可别让其他人听到了。”布鲁斯搂上她的细腰来到汤姆面前,“好吧,来一杯?”


   汤姆愣了一会儿后哑然失笑,“呵,对不起。”他道歉道,“我....我....您很美丽,我....我已经想不到什么词语来赞美你了。”


   迪克微笑点头道谢,随后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布鲁斯身上不动。这一举动自然是在布鲁斯的计划之中:创造出一个布鲁斯 韦恩深爱的姑娘,不仅有效阻隔了花花公子身边的小姐们,也给了蝙蝠侠一个十分自由的空间。


   在他们谈话的同时,作为布鲁斯法定上的孩子提姆 德雷克出场了。


   “请允许我的鲁莽,我能请这位女士跳一曲吗?”


    ”我的荣幸。“迪克二话不说搭上了他的手,成功的打断了那些觊觎瑞秋小姐身体的男士的妄想。


   ”布鲁斯!“汤姆还沉浸在瑞秋小姐的笑容中无法自拔。”你是从哪儿认识的这么一位可人儿?“他说话的语气中夹杂着责备,但脸上却带着笑。”我得承认我要爱上她了。“


   ”她会成为大明星,又或者模特。总之只要她站在镜头前一定能吸引很多人的注目。“


   ”你真该庆幸这是一个私人宴会,不然那些记者们一定等不及曝光你这有钱人身边的绯闻了。“


   布鲁斯笑而不语,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相反的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然而就算真正掌控一切计划的蝙蝠侠也有蹩脚的时候。


   “什么?!”迪克不敢相信他所听见的,“你是说你要让我退出这个任务吗?”


   “这件事的确错在我,在没有完全稳定你身体变化的情况下还是不要随意出任务的比较好。”


   “但是我已经参与进来了,你不能就这样随便把我剔除在外。”迪克有些激动的来回踱步,“我可不是随便坐在椅子上让人打扮成这样。”想起前几小时的突击训练和心态调整,现在的迪克只觉得自己有些委屈。“布鲁斯。”她恳求道,“我可是你的搭档,而不是那些你需要费神去保护的淑女们。”


   布鲁斯沉默不语,一旦到了这个时候迪克就知道他再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攻击着他的心,瑞秋小姐忍不住红了眼眶。理智在告诫他不该随意暴露自己的情绪,但情感上他又无法控制自己。


   直到迪克和布鲁斯离开宴会坐到车里,迪克都没办法好好正视着布鲁斯。


   这场冷战一直持续到他们回到家,迪克真的生气了,他也不等阿尔弗瑞德出现便自己拉开了车门径直往房间走去。而布鲁斯则是下了车便跟了上去,他想道歉,为先前他说的那些话。


   “迪克,我....”


   “碰!”


   布鲁斯前进的脚步被迪克这毫不客气的甩门阻挡在外,他有些狼狈的站在门口,这门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子紧闭着,可见他有多生气,而咔嚓响起的反锁声更是表明了迪克谁也不想见。


   他听到身后传来了嬉笑声,再转身时一个人都没有。



   迪克疲惫的靠在门上,他有些赌气的踢掉脚上这双价值不菲的高跟鞋,然后是身上一切闪耀却沉重的首饰。他赤足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在这扇全身镜前停下脚步。


   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有些晕染开的妆面,还有这身专门为她设计的礼服。这可不像他小时候扮女童那样方便,只要套一件粉色的小裙子外加金色卷发就能瞒过所有人。


   小时候欢乐的记忆让迪克露出了无奈的微笑。他开始一件件脱去身上的物件:先是脖子上这串洁白的珍珠项链,镶嵌着大颗钻石的耳钉、戒指,妆面,最后是这件独一无二的蓝色礼服。


   他看到了一位身材修长,窄腰翘臀的女士站在他面前,迪克有些嘲讽的笑了笑,自己很漂亮,他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但他似乎飞的太靠近太阳了,耀眼的背后已经不留一丝黑暗。再加上前半小时他与布鲁斯的争执,迪克现在若是能走出门都将会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迪克似乎把事情往消极的方向想去了,而这个时候布鲁斯推门进来了。


   “迪克,有些话我想和你说...”他是带着十分真诚的歉意走进了迪克的房间,虽然在他刚进门就看到迪克在瞪着他。


    “快出去!”


   “??”


   迪克暗骂了一句抓起旁边的床单遮挡住自己大部分裸露的皮肤,“就算我内心是男人但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看我的身体。而且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把门反锁了!”


   “不,你不用解释了。谁让你是蝙蝠侠呢。”


   “所以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我已经累了。”


   布鲁斯有些好笑的看着将自己缩在沙发里的迪克,变成女孩子的确让他更容易宣泄自己的情绪,迪克不再像以前那样说很多话,他更多是将自己大部分情绪泼洒到他人的身上。


   “我只是想道歉。”他在迪克身边坐下,“为之前说的那些话。”


   迪克仍然没有接话的意思,而是将视线移到布鲁斯手上那又一件纯白的礼服上。“所以你过来道歉只是为了让我再一次帮你挡下那些女士们?”


   “还有你可以拜托阿尔福瑞德重新帮你做一套夜巡的制服。”


   “你说真的?”迪克坐直了身体,“你是同意让我夜巡了吗?”


   “在有第二个人的陪同下,当然可以。”


   “这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迪克开心的扑到布鲁斯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有什么比让他继续参与家族任务更令人心情愉快的了。但正当他意识到自己柔软裸露的皮肤接触到布鲁斯的身体时,迪克倏地放开了他。


   “喔!“她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我...我想我该去穿件衣服。”


   她小跑着溜进更衣室,没注意到身后布鲁斯那耐人寻味的表情。

   

  

   

   

   

   

评论(7)
热度(117)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