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JayDick】浴室

     没有Play,当初写完春梦那篇就想再来个清纯的后续。



   当夜翼拖着受伤的胳膊回到家时,他看到红头罩正坐在他那舒服的沙发上清洁枪支。

   “你怎么到这来了?”迪克有些虚弱的斜靠在门口。他并不想弄脏自己的地毯,这是他少数几块特别喜欢的种类。他看向厨房,想到距离自己上一次屯粮的时间时只觉得身上的疲惫感又加重了一层。

   “路过而已。”杰森将枪支收好,还没等迪克抛出下一个话题前就一把掀开地毯示意他过来。“顺便蹭点吃的,但是你冰箱里什么也没有。”

   “你这伤怎么回事。”

   迪克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一个小意外而已,那个我负责保护的人质实际上是帮凶之一,虽然她看上去也不像是真正需要保护的那一类...嗷嗷嗷!!轻点轻点!!”

   迪克刚缩回去的手又被杰森给拉了回来,大动作牵扯到伤口,他整整张脸都疼的扭作一团。“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他瞪了杰森一样,并把对方塞进他嘴里的止痛片咬的咯吱响。

   “如果当时你别走神,也就不用在这嚷嚷了。”

   “我没有!”迪克反驳道,“是那位女士太厉害,你真应该亲眼看看,看她把那小刀用的多溜。”

   迪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后瘫软在沙发上,好长一段时间也不吱声。这突然安静下来的气氛让杰森都要忍不住停止手中的缝合动作看看他是不是疼晕过去了。然而当他移动视线时,却发现迪克压根就没啥事,反而睁着一双大眼盯着他。

   “你可别想再叫我给你吃止痛片了。”视线碰撞的一瞬间杰森便不着边际的低下头继续手头的工作。既便如此,迪克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不动弹。

    “等会你要待这吗?”

   “什么?”

   迪克少见的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不确定杰森是真的没听见他说的上一句话还是装作没听见想让他再重复一边,但不管哪一个选择都只会让他更加难堪。迪克抓耳挠腮的同时偷偷瞄了杰森一眼,“就是...”他反复斟酌着语句,“你今天要睡这吗?我是说都已经这么晚了....巴拉巴拉....恩?”

    “大概不会。”杰森连头也没抬,他正专注在伤口的打结部分。“你这也什么吃的也没有,可能过一会儿我就回自己家去了吧。”

   这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的叹气声从迪克嘴里传出,“好吧....”他挥舞了下包扎好的胳膊,“完美的包扎技术,谢啦。”迪克从冰凉的地板上站起,“总之,我要去泡个澡什么的。你就...自己看着办?”




   迪克在浴室呆了十分钟,而杰森也在客厅沙发上干坐了这么久。再等了五分钟后红头罩便坐不住了,于是他起身来到了浴室,在推开那扇门后瞧见了泡在浴缸里正昏昏欲睡的夜翼。

   “嘿,醒醒。”他曲起手指弹了下迪克的脸蛋,“要睡滚回床上睡。”

   “你还没走?”迪克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换了个姿势继续泡在浴缸里不动。

   “怕你这伟大的英雄淹死在浴缸里。”

   “我只是个打个盹。”

   “......”

   “你干嘛?”迪克睁开一只眼,就看到杰森慢条斯理的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以一种十分自然的姿态踩进这积满水的浴缸里。“喔喔喔!!小心我的胳膊!”迪克不得不抬高他受伤的左臂防止被水溅到,“看你干的好事。”溢出来的水没一会儿时间就淹了这不大的浴室,同时湿透的还有杰森丢到地上的衣服。

   “你不说你要回去了吗。”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好吧随你便了,记得十分钟后叫醒我。”迪克挪动了下身体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眯起眼睛,但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顶在他的两腿之间。

   “你在干嘛?”

   “浴缸太小了。”迪克可真讨厌杰森那一副一本正经叙述事情的表情,尤其是在说这话的同时他的脚趾头还契而不舍的继续往他臀部下方挪动着。“你就不能往把你的腿掰开往两边靠吗!”太棒了,反倒他成了那么开荤段子的人了。迪克哗啦一声从浴缸中站了起来,“我真讨厌你。”他只不过想好好再休息一下。

   “如果你想,你可以靠在我身上。”

   “什么?”迪克停下迈出去的一只脚。

   躺在浴缸里的杰森不仅长开了他的双腿,还伸长了他的胳膊,总之这姿势在迪克看来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你要是觉得挤你可以躺在我身上。”杰森瞅了迪克一眼,“要是不愿意你可以出去。”

   这话迪克听着就不高兴了,他是房间的主人怎么就被赶出去了。他哼了一声也不多考虑下两大男人胸贴背躺在浴缸里有多暧昧就又踩了进去。好吧,这姿势看起来的确舒服了一些,虽然迪克躺下来,背部皮肤接触到杰森的胸膛时条件反弹的抖了一下。

   “额...”他斟酌着语句,“说实话...这挺...舒服的。”迪克双手抱胸,在意识到他一扭过头就要和杰森脸贴脸的情况下僵硬着脑袋说道。“也许我们该再加点热水什么的,不然等会就要....”

   他起身的动作被杰森伸过来的手制止住,他不敢回头去看杰森的表情,但却能感觉到对方动作里包含的温柔。“水还足够,你只要好好躺着就行。”迪克顿了顿,虽然他们现在肉贴着肉但他还是感觉到杰森正扶着他那包扎严实的胳膊,而另外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肢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更暧昧?

   今天杰森看上去有些反常,迪克忍不住这样想到。他们虽然有肉体上的紧密关系,但也紧紧局限于对彼此身体温度的渴求,止步于感情。但现在杰森却像对待恋人一般将他搂抱在怀里,他能感受到杰森每一次呼吸时挺起的胸膛,还有擦过他耳朵的每一次呼吸。这亲昵的行为让迪克没办法轻松自如的闭上眼休息,况且他也不累,只是想找个安静的环境让自己放松一下而已。

   迪克转头看着杰森,他舔了舔嘴唇,试图打破这一安静且僵硬的气氛。

   “要做吗?”他又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一下带有明确诱惑意识,迪克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只希望杰森能堵住他的双唇,拉扯着他的头发啃咬他的脖颈直到上面布满了深红色的吻痕,强迫他,侵犯他,深入他,直到第二日清晨的到来,睁开眼看时会发现身边早已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

   没错,这才是他们之间该有的关系。不会有黏腻的床头情话,杰森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可怜他一个人孤立无援,又或者说这都只是迪克的一厢情愿。

   “不。”听到这个字的迪克没来由的开始紧张起来。

   “但我想亲你。”说这话的同时杰森抚摸着迪克的脸颊,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杰森直视着迪克的双眼更是表达出了他强硬的姿态不容许他拒绝。迪克张着嘴巴半晌不作声,他还沉浸在上一分钟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无法自拔,杰森的这句话似乎与他之前的想法重合,但又有微妙的不同。

   迪克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他不确定在这一时刻是该点头示意还是摇头拒绝,但杰森看他的视线是如此的诚挚严肃,好像他接下来要做的将会是一件正经的事情。

   他的确是在做一件正经的事情,杰森抚摸着迪克的脸颊,迪克也像是明白了什么闭上了眼睛。很好,气氛很正确,而且迪克的表情看上去也不是很抗拒。杰森慢慢靠近他,直到他们两人的嘴唇贴合到一起。

   “噗!”

   “迪克 · 格雷森!”

   “对不起!!”迪克掩盖不住脸上的笑了,他伸手擦去喷在杰森脸上的口水抱歉道:“我真的忍不住了,你真应该看看你的表情。”

   “好吧我不笑了。”迪克重新躺回杰森怀里,“你该把这招用在其他姑娘身上,我敢相信没人不喜欢被这样对待。”

   杰森有些无力的将迪克抱在怀里,顺带报复性的收紧胳膊。

   “杰森,我不能呼吸了。”

   “把你脑袋挤一挤,说不定就聪明了。”杰森大大叹了一口气,将下巴顶在了迪克头上,“等会想吃什么?我知道几家24小时营业的电话。”

   “肉酱披萨,要一层厚厚的芝士盖住。”迪克打了个哈欠,“哈...我要喝姜汁汽水,要不顺便把明天早餐也买了?呵呵,现在几点了?”

   “距离凌晨还有几小时,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那等会你可得把我背回去。”迪克闭上眼睛彻底放松着身体,“再泡几分钟估计皮都要皱起来了。”不一会儿他突然从怀里坐了起来,“我差点忘记了。”他转过身对杰森笑了笑,接着趁他还在疑惑中时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

   “这只是为了弥补刚才的,如果你想和我继续发展的话至少要先约会几次。”

   杰森耸了耸肩表示没什么意见,但他心情不错,甚至没注意到自己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评论(6)
热度(109)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