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DamiDick】复生 中篇

   

  吃自己产的粮像嚼蜡,请多多投喂我好吗

  另外我得了一种一写长篇就OOC的病



   如果不是迪克转头对他露出熟悉的微笑的话,这场兄弟之间的道别将会结束的很快。


   迪克蜷缩着身体侧躺在窗台上,就像过去无数个温暖的午后总会看到的场景。达米安偶尔还会看到几本书散落在他的脚边,桌上还有一杯已经凉透的奶茶,他一直喜欢这种喝法,还时不时的怂恿他也这样做。


   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回忆过去的时候。达米安紧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他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并且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表现出了抗拒和厌恶的心情。达米安转身关了门,他刻意忽略了外面他们投递过来的眼神。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他面对着房门,默默地将唯一一颗子弹填装好。


   无论什么时候将后背暴露在他人面前都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但直到达米安做好一切心理准备转过身面对迪克时,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正专注的看着外头前院的风景。


   “我们应该在门口两边种下白玫瑰,或者栽一颗苹果树在那边.....哦嘿~达米安。”迪克终于注意到他的存在了,虽然从达米安进入这个房间到他坐在这个位置已经过去了半小时。“你看到杰森和提姆了吗?哦等等....我上一次看到他们是在什...”他的视线移动到达米安手上的枪支时便停止了絮絮叨叨。


   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明了,迪克那搅成一团浆糊的脑袋也终于冷静了一回。他舔了舔干裂苍白的嘴唇,干笑道:”我以为布鲁斯会独揽重活。”


   “又或者是杰森来,毕竟手枪比长刀要更干脆一些。我可不想看到自己躺下后还会看到手脚在动的样子”


   这绝对是迪克说过的最冷最无聊的笑话了,他甚至没看到达米安扯动他的嘴角,他紧绷的脸就像行刑前的侩子手一样严肃。好吧,迪克不得不收敛他脸上假意的笑,转而拖着他那失去大半部分知觉的身体正坐直视着达米安。


   “......看样子你似乎没有话要和我说。”达米安异常的冷静和冰冷反而让迪克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他有些自嘲的笑着,看样子自己那所谓的坦然面对死亡也并不是完全正确的。


   事实上他害怕极了。


   他还年轻,却早早被下达了死亡通知书。面对这一切的迪克曾经想过大吵大闹,砸碎任何进入他眼睛里的物品。又或者是大哭一场,控诉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然而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他又无力到什么都做不出来。


   迪克眨了眨浑浊的双眼,现在的他就像八十岁老爷爷一样看什么都是模糊一团的。正因为如此,他本来那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变成了惨淡的灰白色,而他的瞳孔已经破裂,变成不规则的波纹状。


   除此之外,他看起来还是蛮正常的。


   好吧,大部分看起来是这样的。除了他那发臭流出腐烂的血液的胳膊和死人一样苍白的皮肤。


   “好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他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几乎是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这让迪克忍不住凑近想看看此时的达米安会是怎样的表情。遗憾的是他的视力急转直下,不管是凑近还是向后靠都只能看到一团黑影。


   也许看不见还是一种好事,迪克抿了抿嘴。“嘿,呃....我死了以后。”他有些僵硬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你会想我吗?”


   “不。”达米安回答道。


   “我不会。”



   迪克在枪声中睁开了眼睛。


   身上传来的厚重感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那白色的小房间,迪克惊呼一声从沙发上弹起,原来是有人将大衣盖在了他身上。迪克弯腰将大衣捡起,抖搂了几下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将大衣穿上。


   他扯了扯衣袖,接着又站在镜子前抚平下摆的褶皱。这显然并不是他的衣服,整整大了迪克一圈,他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最后还是将过长的衣袖卷了进去。


   离开房间后的迪克背靠在楼梯口,在确认没听到第二个人的声响后他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只要再经过一条走廊外加客厅后他就顺利出门了,迪克十分庆幸自己并不会因为这一鬼鬼祟祟的动作而感到担惊受怕,尤其是在碰到家人时。他那脆弱的一捏就碎的心脏可经不起太大的惊吓——


   “杰森!”


   迪克发誓在那一瞬间他的心脏绝对跳动了一下,因为这抽痛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你在家。”杰森将耳机摘下,盯着他看。“额...其他人去哪了?”


   “读书。”他抬了抬下巴,似乎是注意到了迪克那不合身的外套。“你要出门?”


   “什么?”迪克也跟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套,“当然没有,我只是想去厨房找点吃的而已。”


   迪克只是在厨房溜达了一圈,他站在洗手池前往外探望着,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看起来他似乎需要一个离开家的理由,沉思了片刻后的迪克开始翻这件大衣的口袋,幸运女神还是很眷顾他的,迪克从口袋里搜刮出了一叠钞票,数量可观。


   “杰森?”迪克重新回到客厅门口站着,“我要去超市一趟,买点麦片牛奶之类的东西。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这话说的迪克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杰森就连耳机都没摘下来,要不是他那审视犯人一样的目光停留在迪克身上的话他会以为杰森压根就没听见他说话。迪克以一种不自然的姿势倚靠在客厅门口,猜测杰森也许真的没听见又或者是装作听不见。


   “万宝路。”他终于说话了,同时将嘴里咬的不成形的棒棒糖棍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再来一罐无糖可乐,或者几根水果味棒棒糖吧。”


   “我马上回来。”




   刚踏出家门迪克就感觉到一阵大风袭来,虽然他的身体感觉不到寒冷但迪克还是忍不住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向前走了几步踩在大道上,超市就在右边十几分钟路程的距离,迪克听到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声音,他看到了几个人正围站燃烧的铁桶前取暖。同时迪克也注意到了随意摆放在一旁的枪支。


   这帮人显然是僵尸爆发时期被遗留下的HVF志愿军,迪克还记得当初组建这支队伍的初衷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当然其中也不缺乏单纯保证自己性命的人加入。迪克曾经和他们合作过一段时间,那 并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迪克转头避开了那帮人看过来的视线,虽然他的脑子不大灵光,但是清楚知道哥谭人民对僵尸的态度。哥谭是少数几个最先站出来反对活死人回家的村镇,而有了大部分人民的支持,志愿军更是肆无忌惮的举着手枪游走在街道附近,以“正义”的口吻换取免费的酒水。


   迪克有些后悔自己没换上那件带帽兜的卫衣,他将衣领竖起,缩了缩脖子将自己大部分脸都隐藏在了大衣里。他最后看了一眼右边那些人,然后义无反顾的往反方向走去。


   越往外走房子的分布就越分散,一开始迪克还能在路上看到几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到彻底离开住宅区后他就看不到任何人了。这倒算是一件好事。再走个五分钟迪克看到了石桥,那桥通向哥谭的另一半城镇,但那并不是迪克要前进的方向,所以他选择了靠近石桥左边的一条小道。


   他是记得这条泥泞小路的。连续一个星期的暴雨让这片草地变得湿软,然后不知道是谁在这里踩下了第一步,一来二去,这里便被踩出了一条小路。中间似乎荒废了一段时间,迪克就成了这条小路的第一位访客。


   再往深处,在这条小路的终点处斜斜插着一块木牌,上头写着【危险!禁止进入!】的字样,凑近时还能看到喷溅在上头的已经变色的血液。迪克略过这木牌继续往里头走,最后他站在了墓园的正门口——一切事故的起点。


   其实在走过的路上迪克就看到了被撕扯在地上的禁戒线,但他看到后门里三层外三层缠绕的黄色警戒线还是愣住了,他甚至看到了铁丝网,还有铁门上那挂着的已经锈掉的铁锁。


   迪克上前试着扯了扯那把绣了的铁链,纹丝不动。无奈的他只能拖动着不灵活的四肢从缺了一个口子的石墙上翻了过去。剩下的路就显然容易了些,迪克跟随着自己的记忆,穿过一个又一个破开的坟墓,站到了自己的墓碑前。


   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看自己的坟墓还是挺耐人寻味的,迪克看向自己的墓碑,上头除了刻着他的名字和年份外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这倒让迪克有些意外,他原本想的墓碑大概会写满了文字,又或者说摘抄一段他喜欢的书籍里的一句话。想到这里的迪克忍不住叹了口气,又重新站到了土坑前。


   他从外套里掏出了一支白玫瑰,这是迪克在离开家时顺手从前院摘下来的,希望他亲爱的管家不会注意到这一粗鲁的行为。


   迪克低头嗅了嗅花,然后将它扔到了坟墓中。“R.I.P......”他喃喃自语着,为这一寂静的片刻祷告着。


   他太沉浸于自己的世界,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愈加靠近的脚步声。


   “Knock Knock.”


   “芭布斯!”虽然迪克提前约了芭芭拉,但真正见面时他还是忍不住大声喊出她的名字。


   “你应该说"Who's there"“即使如此,芭芭拉还是接受了迪克那用力到让她脚离开地面的拥抱。她的双脚刚离地,就看到了迪克脸上的欣喜中参杂了一丝惊愕。“怎么了?”她紧张的摸着自己的脸,“我脸上的妆是不是糊了?”


   “不...当然没有。”迪克伸手将她凌乱的桔红色长发撩到耳后,“说实话,很漂亮,你看起来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好吧,我就把这当作是一句夸奖了。”芭芭拉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她打量了迪克一番,然后舔了一下大拇指伸手在他脖子处摩擦着。


   “倒是你,真是糟糕的化妆技术。”毫不夸张的说法,她都能从迪克的脖子上刮下一层粉来。“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性感的古铜色皮肤。”


   “总比死人一样的白色好不是吗?”


   芭芭拉冲他皱了皱眉,“我记得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充满负能量的。”她像变魔术一样从外套里拿出一束花,“我本来想去花店买一束好看的,但是你知道的....”她无辜的耸了耸肩,然后将这出自本人之手的花束扔进来了他的坟墓里。


   “有意思,这墓碑谁准备的?”芭芭拉又重新站回迪克身边。


   “不知道,这大概是我死后准备的。时间太匆忙,也没有留下什么。”


   “哼唔...我倒觉得,不管是谁留下的这块墓碑,他一定很在乎你。”


   迪克不解的看着她。


   “别这样看着我,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芭芭拉叹了口气,“至少你还有个可以纪念的地方。不像我.......”迪克被芭芭拉挽住胳膊,踉跄的走到这墓园中唯一一块被填平的土地前。这一块长方形土地的颜色显示了它在不久前被翻新过,而原本插着墓碑的地方静静躺着一本书。“这是我最喜欢的书本。”她倚靠在了迪克的肩膀上,“爸爸总是告诫我不要被过去绊住脚,但这大概是.......我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吧......”




   “所以....你和戈登先生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恩?”走在前头的芭芭拉意外的看起来心情不错,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前进,不在乎蹲下时被弄脏的长裙,转而将道路旁的花朵摘下来递给迪克。“挺好的,我是说,就跟平常没什么差别。”


   “他给我买了很多好看的衣服还有首饰,早早的来到医院把我接回家。”说道这里她露出了微笑,“在这之前关于PDS患者的一切他似乎都去了解了,所以他表现的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反倒我成了那个手足无措的人。”


   “然后我回到了家,他知道我不能吃那些东西但还是让我陪他一起吃完了这顿饭。哈哈....他一直说要淡定要淡定,就像以前那样。但是你能想象的到吗。”迪克看到她脸上难以掩饰的笑,“我的盘子里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必须得装作自己有什么。所以我拿起刀叉,假装盘子里有土豆什么的。”


   “那场景你绝对没办法想象的到,因为那太好笑了!但是爸爸的表情很严肃,所以我只能憋住不让自己笑出声。然后......”她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我第一次知道爸爸有个一吃紫甘蓝就皱眉头的习惯。”


   她顿了顿,停下了脚步,在这短暂的沉默后她选择了坐在这山坡上,茫然的看着脚下这片她所熟悉的哥谭。迪克陪同她坐下,对方也顺从的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迪克?”


   “恩?”


   “......虽然这话听着很自私,但是我很高兴你能醒过来。”


   “隔壁的老詹姆士没醒来,他的先生会多伤心?”


   “......”


   “但这并不能原谅你在我胸口戳出一个大洞。”


   “???”一时间迪克竟然没能完整消化芭芭拉说的这句话,“什?....你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这事怎么可能忘记!”芭芭拉故作生气的扒拉着她的纽扣,”你想看吗?虽然长出肉芽了但是没办法痊愈,就好像是有无数条蚯蚓趴在我的胸口一样。我基本和夏天说再见了“


   “对于你的遭遇我只能说抱歉,但是你还记得你把我感染了,结果导致我被达米安一枪崩死这件事吗。”


   芭芭拉无辜的睁着她的大眼。


   “达米安?!”她抓住了重点,“他杀了你?我还以为会是杰森或者布鲁斯负责动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迪克看着芭芭拉露出的诡异的笑容,“为什么你要笑?”他问道,结果他只看到芭芭拉勾起的嘴角都快要延伸到耳边了。“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吗。”


   “哦!迪克 格雷森!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的脑子这么不灵光?”


   “什么?”


   “达米安那小鬼喜欢你!”


   “这个他老早就和我说了。”


   这回轮到芭芭拉露出吃惊的表情了,“你早知道了?”她耸了耸肩,“那你也应该知道他偷偷一个人约我爸爸见面的事情吧。”


   迪克摇了摇头,显然对此一无所知。


   “也没什么事,就是在你还没回家的时候他来找过爸爸。他说他父亲工作繁忙,没时间大量空闲时间待在家里。所以他申请转移PDS患者注射器的使用权,并在布鲁斯先生接你回来前办理了关于PDS患者监护的证明,总的来说达米安可以算作是你的半个监护人了。”


   听到这话的迪克只觉得五味杂陈,在与芭芭拉道别后他还在思考这个问题。芭芭拉是从来不会和他说假话的,但既然事情真像她所说的那样,那为什么在家里达米安还会对他表现出冰冷躲避的态度。


   迪克烦躁的扯着头发,回家的步伐也跟着缓慢下来。芭芭拉不在身边,而独自一人的思考只会让他那乱成一团的记忆变得更加混乱。他回来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迪克忍不住开始质疑自己。抛开一切世俗眼光一家人团聚真的就是最好的?


   “Fuck....”上面这些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荒唐无比,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就因为一次死亡看透人生了?


   什么狗屎玩意。


   “嘿!那边那位!”迪克一惊,连忙竖起衣领躲避开那人的眼神。“我好像认识你!”那个人不屈不挠继续向迪克靠近,“你不是....韦恩家的迪克 格雷森吗?”


   迪克忍不住停下脚步,“......你认识我?”


   “当然了!”那人露出欣喜的笑,“飞翔的格雷森,是你没错吧。我以前很喜欢看你的表演,但我也很遗憾在那次事故后你不再继续表演了。”


   “我...”


   “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我一直在追踪关于的消息呢。”


   迪克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对面这个男人脸上的笑明显不是冲着他。“你知道吗,在僵尸暴乱的时候我还偷偷跑出去专门寻找过你的踪迹。”“咔擦。”迪克惊愕的看着他手上的手铐。


   “What the.....”


    “我在死亡名单上看到了你的名字,你已经死了。“他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着迪克。”真不敢相信他们说的话是真的,你又复活了。而且看上去和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可别急着挣扎,我想你自己也不愿意被那些人抓到吧。”


   “嘿!就算这样你也不能....”


   “最近他们还颁布出了悬赏通告,看样子你并不是唯一一个回到哥谭的僵尸。你知道吗,他们可是开出了一笔不菲的价钱。抓住一个僵尸可以得到一百块,如果这个僵尸没有明显抓捕伤口还可以加钱。”


   这家伙一定是疯,迪克暗暗想着。显然五年的平静生活让他忘记了僵尸的残暴和嗜血,虽然他不能进食,但新鲜的生肉和血液还是能填饱他的肚子。迪克忍不住嘲笑道,看样子这世界还真有为了一百块就断送自己性命的白痴在。


   “放轻松点,我可不想弄疼你。”迪克的另一只手也被铐住,但他脸上的从容不迫让对方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近距离看时你比我想像中还要更好看一些。”对方喘着粗气,没压抑住自己的欲望将手抚摸在迪克的脸上。“你的表演我从来没落下一场....你知道吗,你的价值可远比这一百块要有意义的多,而我也不是唯一一个想要得到你的人...我不会把你送出去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愿意跟我走吗?”


   迪克耸了耸肩,“听起来的确是挺诱人的,但是我想你必须得先问过你身后那个人的意见。”


   “什么?....”话音刚落,那人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顶在他后脑勺上。他大喘一口气,虽然脸上表情没多少变化担仍能听出他说话时颤抖的声线。“你...你是谁!”


   “只是一个普通的HVF志愿军而已。”杰森从男人身后探出头,对迪克挤眉弄眼着。“你知道在哥谭私藏PDS患者的人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


   “我...我不知道。”


   “你会被当场枪毙!”


    那人双腿在打颤,但还在做最后挣扎。“你...你骗人!我才不信你的话。”


   “我可以让他在你手上咬一口,如果看过僵尸片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吧。我可是HVF志愿军,在哥谭我就代表着法律。我可以就地将你解决了还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就因为你私藏僵尸了。”


   “我.......”


   “子弹不长眼,如果你想活命就给我好好回家反省一下吧!”杰森毫不客气的一脚揣在那人的屁股上,对方发出了一声哀嚎然后一溜烟跑远。那滑稽的跑步姿势迪克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怜的家伙,真不应该看太多僵尸类电影。”迪克没啥难度的将手铐摘了下来。“也许你真应该让我咬他几口,反正也不会真的感染。”


   他邀功似的笑脸面对杰森,然而却看到杰森一脸严肃正经的瞪着他。


   “或者不。”


   杰森沉默不语,接着看到站在一旁垂着脑袋的迪克,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走了过去阻止了他继续折磨自己已经脱臼的大拇指。


   “对不起....”杰森听到这话顿了顿,然后继续握着迪克的手将他的大拇指接回去。“你的确应该说对不起。”他继续说道,“但不是对我。”


   “你应该对那些关心你的人说对不起。”


   “这次回来你应该是承担起大哥的角色来照顾下面的,而不是让阿尔弗莱德再分出部分注意担心你,别再让他更多的担心你了。”


   “但比起我,你才更像是做大哥哥的那一个。”迪克灵活的动了动他的手指。“顺便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你在跟踪我吗?”


   “这话从一个拿走别人大衣还拿走别人钱说给他买香烟的人的嘴里说的真的不会很讽刺吗?”


   “这是...你的衣服?”


   “如果你有鼻子的话,那你应该能闻到衣服的烟味。”杰森点了根烟。“阿尔弗莱德不让我在家里抽烟,不过你也闻不到也就无所谓了吧?”


   “但我会口头阻止你,你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不是吗。”


   “是是是,如果哪天你活了我一定立马戒烟。”话虽这么说,但杰森却报复性的将吸进去的烟全吐在了迪克的脸上。


    “杰森!”迪克追上杰森的脚步。


     ”回家后正常点,把该说的都说了。”


   “一个大大的拥抱如何?”


   “嗯哼,可以考虑。”

   

   

   

   

   

   


   

   

   

   

   

   

   

   

   

   

   

评论(13)
热度(48)
  1. 春虫虫窝我想吃汉堡。 转载了此文字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