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盾冬】in the flesh

“额啊.....哈...哈...”

   封闭的空间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黑暗、闷热、狭小。他抬起了手却在距离他短短几厘米的上方被木板打中了手背,没有痛感。

  他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先是双手摸在了他的上方,没有可以打开的地方。出去,他要出去。当然这不是他心里想着。接下去的动作完全是他无意识的动作,修长的十根手指不停的抓挠着,撕扯着那些作为装饰的布料,掰开被钉成一排的木板。即使那被修剪的平整的指甲在挣扎中断裂,刺进他的皮肤里。全都感觉不到,他要做的,就是从这里出去。

  木板破开的瞬间泥土也跟着涌了进来,幸运的是泥土比木头要好对付的多,虽然过程有些麻烦但他还是出来了。

  周围很安静,但是不难听出有人走过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跟着声音慢慢转过头,这是一个墓地,他听到的走路声其实是和他一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活死人。

  昏暗的灯光下,他能看见,能听见。仅仅是这奢侈的两样罢了。他学着其他僵尸从坟墓里爬了出来,蹒跚地走着,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指引。

  如果想问他是谁的话,也许还要感谢他在自己的墓碑前站了一会儿。上面写着他的名字,那么姑且称他为Bucky吧。现在的他只是僵尸,看到的,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会在脑海中留下一点痕迹。

  相比其他的僵尸,Bucky真的幸运得多。至少,他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在他死后穿的那件衣服尚且完整,只是从坟墓里爬出来时沾上了一些泥土。还有他的手,只是有些断裂,流出了黑色的血。虽然看起来有些恐怖但是这些都还好,毕竟僵尸们不会在意这些仪表问题。

  这批看似在赶路的僵尸很快产生了分歧,左边这条路通往村庄,就在几米处还插着一个牌子,上面是村长咧嘴大笑的图片,下面一排小字写着欢迎来到布鲁克林村。而右边这条路连接着森林,远看便是大片的树林,若是深入恐怕正中午都看不到太阳透过树叶的光。

  饥饿是他们最先拥有的感觉,只是饱腹是迫不得已的举动,不吃他们就会死。至于食物的内容,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大部分僵尸缓缓的向村庄靠近,而Bucky却在这个时候改变了主意踏入了森林。也许是他还不饿,也许是他无意识的认为跟着少部分僵尸走更加的安全。

  数数不过十来只僵尸,像是抱团取暖般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Bucky跟在最后面,他的步伐看起来有些踉跄,饥饿使他移动的速度越来越慢,他甚至不能好好的挺直身子。而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也因为佝偻着的身子从衣服里滑出来,发出叮当清脆的声音。

  既然饿了,就要去找食物,而找食物,自然就需要去捕捉。想要活下去,就要学会猎食。舌尖上的满足感大于理智,即使没有味觉之分。

  第一次捕食自然是失败了,Bucky试图隐藏自己的身子去捉一只还在幼年期的鹿,只是在他踏出第一步它就被吓到撒腿跑远了。小小的挫败感就像是针刺一样扎在他胸口处,只是他感觉不到。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步伐的沉重和视线的模糊。

  然后他就走散了,但这并不重要,僵尸不会感觉到寂寞。

  Bucky没有停下脚步,即使他走过来的路线弯弯曲曲。他饿极了,他在一步步透支自己的身体。如果有感觉,他会感觉到理智正一点点从身体里剥离,直到他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有嘶吼声从他的嘴巴里发出。

  就像是来到了一个临界点,被称之为异样的感觉一扫而空。如同灌铅般沉重的步伐也愈加轻快起来,如果可以,他还能拍拍身上的尘土,用手指擦去嘴角暗黑色的血迹。

  这样的转变无疑是一个惊喜,而更令他惊喜的是不远丛林中伫立着的鹿。它就这么站着,似乎一点不为Bucky的出现而感到惊讶,似乎还带有一丝好奇的靠近。

  那是Bucky见到的最漂亮的一头鹿了,这样一种优雅高贵的生物。偶然间的光线打在鹿的身上,蒙上了一层光晕。倘若是人,必定会沉迷于这空灵的美景中。但他不是,他需要的是饱腹感而不是视觉上的享受。下一秒,猎食者吼叫着冲向那头鹿。

  撕扯、咀嚼、吞咽,一系列的动作机械的运作着。尝不出味道,感觉不到温度,Bucky就这么重复着这几个动作。但是他能听得见,听见鹿临死前浓重的呼吸声,就像是人类死前的哽咽。

  掠过这一节,Bucky又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走到了森林与围栏的交界处。僵尸的手攀在铁丝上,似乎在想些什么,似乎又只是在发着呆。围栏的另一边还是森林,只是树木更加的茂盛,若是这么走进去了也许就再也出不来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往回走了。回去的路一下子变得枯燥无趣,至少从Bucky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是看不出来的。他没什么事要做,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于是这趟短期旅行足足走了两个星期左右,中间还下过一次大雨,Bucky蜷缩在一颗树叶茂密的树底下,无助却又无意识的看着前方。然后会有小鸟飞到他的头上,在他那杂乱不堪的头发里惬意的休息着。之后雨越变越大,打湿了他的身体,同时也冲干净了他身上的血迹。

  至少看上去不会那么落魄。

  路上他看到了一具尸体,就这么突兀的躺在那里。她的喉咙被撕咬开,腹部更是已经被掏空,徒留下一对带着惊愕和不甘心的双眼大睁着。Bucky看着她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的花纹,浅黄色还混杂着接近深褐色的血迹。

  这个看似平静的森林实际上还暗藏着一些不安的因素。

  “砰!”

  Bucky顺着声音转过头,一个僵尸就这么在他眼前脑子炸裂开,脑浆还有一些腐烂的器官甚至溅到了他的鞋上。然后在僵尸倒下的不远处,一个人类站在那里。

  “切,真是不想看到什么来什么。”男人嘴里咬着香烟,换子弹的空隙还探头看了看仍在站在原地不动的Bucky。“看样子你是不想和我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了。”狠狠吸一口香烟随即扔在地上,架起手枪对准了Bucky。“来啊,快跑啊。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恶心的东西能跑多远。”

  “砰!”这一枪直接打在了Bucky的左臂,子弹的威力直接穿透过去射在了树干上。这不疼但是足以让Bucky向后踉跄了几步。

  “come on!跑动起来!!你这该死的家伙!!”男人大张着手挥舞着,这样挑衅的动作在僵尸眼里看来就像是小丑般滑稽。“让我再给你补一枪。”就在猎枪再次举起的瞬间,Bucky的眼神也在一瞬间变作狰狞。自身感觉到的危机感让他明白要么逃要么冲过去,杀了这个家伙。

  枪声响彻森林,躁动了片刻又恢复了平静。

  消耗了多少,就要补充多少。Bucky舔了舔鲜红色的嘴唇,两次枪声,他的左臂接近残废。但这不重要,毕竟他是僵尸不需要考虑这些复杂的事情。可惜的是他的衣服不仅脏了还破了,还有那一头毛躁躁的短发。

  Bucky继续他的路程,路上碰到了曾经“告别过”的僵尸们,只是数量少了很多,而且他们的身上新增了一些枪伤,Bucky甚至看到了几个下颚被掰断的僵尸们。

  那块矗立在村口的牌子上也多了几个枪眼,还有鲜血飞溅上的痕迹。看样子这里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成堆躺在地上的尸体又说明人类赢得不怎么好看。

  还存活下来的人类不是连夜逃离就是躲在家里不出现,Bucky正大光明的踏进村里,如果他心里觉得高兴的话甚至可以向路过的僵尸找个招呼。

  他停下脚步,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还不算太糟糕,在离他几步距离的地上还有僵尸正争夺着半截尸体,甚至还有枪声在空中回荡着,这真的不算太糟糕。

  短期旅行很快就要结束了,直到路上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Bucky踏上了松软的土地,来到了村庄的边缘地带。

  又是一个无法突破的阻碍,在Bucky那已经腐烂的脑子里会想到什么。

  Bucky是僵尸,这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的。支撑他一路走过来的可不是什么上帝的指引,他没有思想,就只是一个活死人罢了。他看得见,听得到,却没办法感受这其中的美妙。Bucky穿着黑色的西装,一身的暗色。嘴唇上鲜艳的红色成为唯一亮眼的点缀。他的左臂中了两枪,又在后面的杀戮中被撕扯已经接近溃烂,若是忽略了这些Bucky看上去就像是落魄的流浪者。

  这个孤独的身影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空地上,大风吹起他破碎的衣角,他的身体在颤抖着,却不是因为冷风灌入脖子的原因。无神的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这个时候的他的确是在发呆。

  饱了僵尸会做什么?答案自然是什么都不会去做,他们不会思考,不会像正常人一样靠一些娱乐项目充实着自己的人生。也许这是一个错误,大多数的僵尸更偏向于丧尸一样的设定。就像人类的镜面反射,他们靠着杀戮这样的“娱乐项目”来充实自己。

  Bucky的眼睛没有瞳孔,就像他的肤色一样是病态的苍白色,而那裸露在外的脖颈更是布满了黑色的血丝。那本该代表着生命的血色全被暗色所覆盖,包括他嘴角的血迹,也因为长时间暴露在空中氧化成深棕色。

  他就这么站着,直到他的身后有人影出现。

  仿佛是他们约定好的一样。在某个艳阳天,像小孩子般幼稚得勾了勾手指头。那一张张带着笑意的脸在脑海中闪回着,然后被一张张哭泣的脸所代替。那个人影又往前走了几步,他们看起来似乎差不多高,那无数次在脑海中出现的勾肩搭背的记忆。

  “Bucky?”




小脑洞,原因是昨天看的《in the flesh》。

很不错的英剧,安利给大家看。新莓大眼睛很可爱。

 说是脑洞却硬是挤出三千多字,就当是第一章吧,开坑容易填坑难。也许自己不太适合写长篇。

 这篇文里没有美国队长,没有四倍血清,更加没有神盾局的友情参与。更像是单单把S和B从里面挖了出来添加到《in the flesh》里面。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不是对的。

评论
热度(10)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