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盾冬】人鱼AU·6

在之后的某一天Steve抱着期待的心情再次来到那个地方,发现Barnes早早的就到了。他惬意的趴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上接受太阳光的洗礼,当他看到Steve抱着画纸过来的时候兴奋的抬起身子对他摇了摇右手。
等Steve划着小船靠近那块岩石时Barnes已经下到海里,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哇哦,你的脸看起来好像比昨天还要精彩。”
“额…呵呵,谢谢你的“夸奖”了。”Steve摸了摸有些发肿的脸颊傻傻笑着。
Barnes无奈摇摇头,继而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抛给他。“喔!这是什么东西?”Steve拿在手里把玩着,看着像是一种水果,通体黄色,还没他的掌心大。“这是让我放进嘴里的意思吗?”
“至少他能让你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快吃了它吧。”
Steve像老鼠一样闻了闻,然后大大的咬去一半,味道不算很香甜但是嚼起来很脆爽。小小一颗很快进了他的肚子,而在Barnes看来,那些肿的像面团的部位也正在慢慢消下去。
“这真的挺好吃的,谢谢你,Bucky。”
要感谢就感谢这颗浆果吧,Barnes在心里暗暗想着。从第一次见Steve时他就留了一个心眼,新伤旧伤加在一起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憔悴。只可惜他是人鱼,没办法到岸上去保护他。想到这里Barnes愣了一下,这个想法出现的太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是想着生活在大海的确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岸上的生活对他而言又是一种新的刺激。
这个想法在他心里形成一个小小的疙瘩,可以当它不存在却又不能忽视它。他会在空闲的时间来到岸边和Steve见面,分享着自己所遇到的快乐的事情,但是大部分是Steve来说,Barnes做倾听者。从Steve的话里他构想着,构想着一个和海洋一样梦幻的场景。有的时候Barnes会从Steve的画里进一步的构建着他脑海中的场景,那就像是世外桃源,他会邀请Steve住在里面,还有Runlow先生。
Barnes喜欢听Steve讲那些他没办法靠近的人、事、物,他很想一直这么听下去。可惜的是,在Barnes刚冒出这样的想法时,Steve有了属于他的想法。
“你说你想去当兵?”
“是的!这听起来十分的激动人心,不是吗!”Steve笑起来就像一个孩子,他的手里还摇晃着那张征兵的单子,“Bucky,你一定会祝贺我的对吧。”
“…那还用说吗,老兄。”Barnes先是一怔,然后跟着笑几声。“只是…我是说…”他从Steve手里拿走那张单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不想就这样平庸的过一辈子。”Steve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低下头看着Barnes。“其他人都参加了,我只是想,至少不要让自己看起来这么懦弱平凡。”
“你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不,并不。只是…我不想继续我这样的生活,别人都在战场上,而我却在这里…至少我不想在你面前示弱,我不希望让你看不起我。”
“Steve,我并没有这么想,我喜欢现在的你,你真的…”
“Bucky,no,Bucky。”
两人进入了短暂的寂静,Barnes看Steve的眼神中带着失落和担心,但是嘴里却说着:“如果你坚持,兄弟。我永远是支持你的那一个。”
“我很抱歉,Bucky。”
“哦我的老天!快把你那表情给我收回去!”Bucky拍打着水花,溅到了Steve的小船上,弄湿了他的画纸。“看样子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我向你保证,我会挤出时间来看你的,我保证。”
Bucky没有被他的话感动到,他嬉笑的再次把水泼到Steve身上。那次道别后他们还有见面,毕竟Steve体格太弱,好几次面试都被刷下来了。每次垂头丧气的去见Barnes,而Barnes只是无所谓的撕掉那些测验单,一次又一次的鼓励他。
直到有一天,Barnes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上趴了一整天,Steve都没有再出现了。
他开始觉得有点无聊了,他的人鱼尾巴在太阳底下晒了太久有些刺痛。但是他想着,也许坐在这个最高的地方也许能够早点看到他想见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消逝,Barnes从岩石上滑了下来,蔚蓝色的尾巴在水里摆动着。他还是十分期待的看着每天Steve过来的方向。也许是太忙了,也许是Steve又在什么地方挨揍了。想到这个时Barnes小声笑了一下,Steve总是不肯承认自己是单方面挨揍,他总是用太多奇怪的词汇来狡辩着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打架方式,只不过他受伤的比较严重而已。
已是黄昏,Barnes拿出怀表,对准了地平线上的太阳。已经7点了,他相见的人没有来。
这块怀表是Steve拿进村里拜托其他人修好的,换掉了有裂痕的玻璃,用黄金色盖住了被蹭掉的部分,上了发条,这样Barnes就能直到每天他们见面的时间。
Barnes有点难过,这是他交的第一个人类朋友。他最后看一眼岸边,之后便沉入了水中。
Steve这边出现了问题,而Barnes这边也不例外。
人鱼慢悠悠的往深海处游去,在快到家的时候一口被虎鲸咬住。
“Rumlow!为什么你看起来...”
虎鲸不说话只是咬着Barnes不说话,这是他想到一个不错的方法,每次人鱼想跑的时候他就会咬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往岸上跑。虎鲸的牙齿很尖锐,所以人鱼的手上只会出现一排浅红色的印子。
他看起来很着急,一边叼着Barnes往僻静的地方游,一边又警惕的往四周看,似乎在顾忌着谁。
“这真的很疼!”Barnes抱怨着,今天的虎鲸先生看起来奇怪极了,而他的手臂上也出现上一排牙印,还在冒血珠。
“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一直跑去岸上。”
“额...没错,但是你说了我成年了就可以上去了。”
“那么你没有和人类接触对吧。”
“怎么了吗?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
“从现在起你不能再去岸边了。”
“至少你要给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因为他们十分贪婪,要是被他们抓住了,他们会把你带到实验室去。割下你的肉,抽你的血,不放过你身上的每一块。他们是邪恶的,他们会杀了你的!”
“这不可能,Rumlow,等等...!你在流血!”Barnes尖叫着,挣脱开被钳制的双手,扑上去按住虎鲸身上的伤口。“怎么会这样,我去找一些能止血的给你...”
“Barnes!看着我!”
“但是!!”
“看着我!”虎鲸也耐不住气大喊着,他再次把Barnes抓住去。“这是一次意外,只是小伤口而已。”Barnes不这么想,他虽然二十多岁了但不代表他的心智成熟,在Rumlow的保护下他从来没遇到过什么糟糕的事情。他是他的精神依靠。“这是我对你的第一个要求,不要掉眼泪,你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小鬼头了,你是一个男人,男人是不允许掉眼泪的懂了吗。”Barnes红着眼眶点点头,他听Rumlow的话,但死他还是很担心他的伤口。
那道伤口靠近虎鲸的背鳍,交叉成一个X的模样,那伤口不深裂口却很大。Barnes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伤口,而且,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鱼类会弄出来的。
“回到你的房间去吧,这时候你应该在房间里而不是从上面游下来。”
Barnes知道Rumlow倔强的性格,他眨了眨发涩的眼睛。
“我知道了,Rumlow先生。”

评论
热度(12)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