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源禅】岛田源氏的35岁恋爱

CP:Genji X Zenyatta

 警告:角色OOC+小学生文笔

对机械完全没有抵抗力,好想拆了小师傅 ^q^^q^^q^

兄弟不来食Genyatta吗?


   在出发准备占领目标点中,源氏再一次点开了参加此时任务的人物表(TAB)

   很好,作为突击英雄的他借助卢西奥的加速首先冲向了战场,紧接着在对方英雄在与自己队友激战的情况下绕后到了他们身后。

   而作为后援辅助的禅雅塔自然是跟在最后,看着谁需要治疗便抛过去一个“谐”。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禅雅塔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就发现自己被转移出了战场,出现在尼泊尔右边的房子里。

   “你好,源氏。”禅雅塔的光学镜头移向了怀抱住他的源氏,并顺手将“乱”套在了他身上。

   “唔...”源氏闷哼了一声,在“乱”的影响下轻盈的身体变得有些沉重。他将禅雅塔放了下来,在进行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前先对自己的师傅行了礼。“师傅。”

   “作为主要输出的你,不用去目标点帮忙吗?”

   “在这之前。师傅,弟子有很重要的话要和您说。”源氏紧张的吐了口气,即使他现在大部分身体已是机械,但这仍然阻挡不了他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心跳加速。“师傅,我....”

   他紧张极了,有些发抖的手就像他第一次用大招砍人那样。“我...”他感觉自己身为肉体的那部分开始发痒,而机械的那部分吱吱作响。但看着禅雅塔,他又觉得这些不过是自己的錯覺。“师傅!我...”

  但就在这时 一道紫色的身影出现在血包前,“哦!~”黑影站在血包上看着他们两个。“你们好。我只是在这里黑血包而已,不用在意我。”

   禅雅塔看到他们现在正站在自己出生点这边的房间,不过几十步的距离。

   “嘘嘘!!别挤我!再挤我就要!....”

    再转过头,两人并肩站都有些拥挤的过道上挤着好几个人,仔细一看身上泛着的蓝光,围观的全是自己的队友。

   安娜发出吃吃的笑声,颇有意味的拍了拍卢西奥的臂膀。显然这帮看热闹的家伙都忘记了自己的首要任务。

   “啊!!!!”随着一声惨叫右上角显示敌方士兵76将DVA击杀的牌子。同时出现的还有自家占领目标点失败的提示。

   “敌人都去哪了?”莫里森看向查莉娅,对方耸了耸肩。



   “我们的输出在划水!”顶着一脸绷带的宋哈娜锤了锤桌子,“我才打出八百伤害就是金牌了!说好的放狗怎么就我一个人在点里!”她愤愤的指向站在一旁的源氏,“就是他在划水,开场就不见人影。全场一个大招都没放出来。”

   “唔,我们好像都没有放出大招来。”

   “啊啊!你们都不在!就我一个人在点里!说好的在点里打呢!”宋哈娜气的直跺脚,她深深吐出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走到源氏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源氏换了吧,能赢。“



   “所以....你表白成功了吗?”

   “我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源氏爬上墙反身弹掉猎空的扫射,接着笔直冲向猎空砍去她50血。“我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单独相处了。”

   “但是你们不是有固定的冥想时间吗。”

   “那完全不一样!”源氏忍不住提高音量,“我是说,师傅进入冥想时是不受外界干扰的。”他跳到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猎空,“对于你上次和我说的以鲜花表达感情。师傅要我代他向你表示感谢。”

   “什么?!”猎空那爽朗的英国口音带着一丝疑惑,“你不会是以我的名义送给禅雅塔的吧?”

   “鲜花在我们那边一向不是用作表达爱意的方式。”

   猎空无奈的叹口气,“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久都没有把禅雅塔追到手,我是说,你以前不是花花公子?Playboy?是这么说的吗?”

   “那不一样。”源氏从高处跳下来,看向盘腿坐在地上的猎空。“师傅他不同于那些姑娘。他....”

   “哦哦哦!!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这个。”面罩下源氏皱紧了眉头,一脸不满的看向举高右手的猎空。“齐格勒医生给你装了能和禅雅塔啪啪啪的那个吗?”

   “......”

   “......”

   源氏看了看猎空。

   猎空看了看源氏。

  源氏又看了看獵空。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等等等等!!我说错什么了吗!?”还没爬起来的猎空不断闪现往后退,在一梭子弹被反弹后接着一个回溯再次出现到源氏的身后。“嘿!正中目标!”

   “等等!!——”

   “嘭!——”

   下一秒源氏和猎空并肩坐在出生点长椅上。

   “我老是忘记我已经用过回溯了哈哈。”猎空抓了抓被炸弹炸的蓬松的卷发,随后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拍了拍源氏的肩膀。“别担心,也许你们只是缺少了一些...额...独处时间?你确定不试试来一次浪漫烛光晚餐什么的。哈哈当然不是说我来做饭什么的。”

   源氏注意到猎空说这话时笑的有些尴尬,“上次黑百合请我去吃了一顿法国大餐什么的,那的确挺好吃的...我们聊的挺晚的,虽然我也不记得聊了些什么。”

   在这一瞬间源氏突然觉得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为感情烦恼的人。



   独处时间吗?

   在冥想中源氏忍不住睁开双眼看向禅雅塔,说起来再次加入守望先锋前他们的确是有过一段不短的独处时间。但正也是因为那段时间,源氏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洗涤,让他重新找回了人性的一部分。

   源氏尊敬他的师傅,但长时间的陪伴并不是他真正“爱”上禅雅塔的原因。

   他还记得那次是花村的突击模式。好动的根基早就率先冲出出生点挑衅对面的敌人。但很快他的队伍显示禅雅塔也加入了队伍。看到这的源氏自然是停下脚步往回寻找师傅要“谐”。

   他步态轻盈,这副改装后的身体给了他极高的敏捷性和机动性,让他可以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出生点。

   但源氏却在门口停下了脚步,甚至没往里再走一步。

   他看到禅雅塔背对着他面对一堵墙在发呆。也许并不是,他四处看了看随后将视线移到自己身上。就在源氏疑惑师傅是不是怀疑自己的出场有些问题时,禅雅塔突然脱下了他的裤子。

   !!!!!!

   一方面是吃惊,另一方面则是好奇。

   禅雅塔脱掉了他那件长穿的浅蓝色裤子,而源氏却没办法将他的视线从师父的机体上转移开。那只不过是老旧过时的仿生脊椎而已,还有那些暗色的涂装。在常人眼里看来完全不会是让人往“欲望”方面靠拢的模样。

   源氏自认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的确喜欢那些软糯甜美姑娘的身体还有娇滴滴的嗓音。但偏偏此时他却像偷窥狂一样躲在一旁看自己师傅换衣服。

   体内测量温度的仪表超过了黄色区域,开始发出滴滴声响。源氏转身shift出去跑向右边阳台。

   源氏自信自己刚才的行为没被人发现,只不过在那场花村的防守方,敌方半藏一直用微妙的目光看着他。

   


   源氏终于有时间带师傅去他以前常去的那家拉面馆。

   “老板,给我来碗拉面,加份叉烧。”源氏看向禅雅塔,说道:”师傅,我知道这附近新开了....“

    “同样的请给我来一份。”

    源氏有些诧异,看着禅雅塔等一个解释。后者倒是少有的面露难色。“我...”他斟酌着词句,“我很高兴你能邀请我到花村这个美丽的地方。在这之前我请齐格勒医生帮我安装了消化器官,让我可以消耗人类的食物来补充我身体的能量。齐格勒医生是这么解释给我的。”

   这些话在某种意义上让源氏感觉十分开心,他摘下了面罩露出伤痕累累的脸,倾身靠近禅雅塔的身体讲了一些有趣的事,但也无非是关于半藏与某个美国牛仔的闲话。

   热腾腾的面条很快端上了桌面。源氏好奇的看着禅雅塔尝下第一口。“味道怎样?”他忍不住问道。

   “我尝到了猪骨熬制出来的汤头,带了30克的浓口酱油还有20克的冰糖。”禅雅塔内部机械在高速运转中,“我还尝到了花椒粒带来的麻痹感。”他转过头看向源氏,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忍俊不禁的表情。

   “师傅。”源氏忍不住笑出声,“我们并不是这样夸奖老板的手艺的。”

   “但我很高兴能坐在这里和我的师傅一起品尝美食。”

   “我也是。我也很高兴源氏你能带我来花村。看看你曾经生活的地方,让我更多的去了解你。”禅雅塔将碗中的叉烧夹到源氏的碗中,“多吃点,你看起来很喜欢这家店。”

   源氏先是一怔,随后抬头看向这家店的墙壁。他小的时候曾经和自己的兄长半藏在这留有一个纪念。他记得他吃的很饱,一嘴油腻的肮脏样还没来得及清理就被老板拉住一起拍了一张照片。

   他笑得傻里傻气的,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半藏也难得笑的露出牙齿。

   时间过去这么久,他早已不是以前那个任性的愣头青。他经历过失败,经历过绝望,经历过死亡。辗转反侧,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

   但这次他已不再是孤独一个人,源氏看着身边的禅雅塔,这个智械拯救了他的灵魂,拯救了他的一切。而现在,作为回报。源氏想和他共度此生,想将他占为己有。

   “AWWW,这听起来可真狼浪漫。”猎空双手捧着下巴说道。听到这句话的源氏骄傲的从呼吸器中嗤出一声鼻音。“但是我还是有个问题。”猎空举起了右手,“这根本就不是在交往啊!”

   “我知道!!!”

   训练室中传来源氏绝望的惨叫声。

   

评论(2)
热度(39)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