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汉堡。

你瞅啥?

【JayDick】迪克 格雷森的一百种死法

CP:Jason Todd X Dick Grayson

警告:OOC+小学生文笔+标题解释一切


   当杰森暴力的一脚踹开迪克的房间门时,迪克正因为前几日不分昼夜的工作疲惫的睁开了眼睛。“你他妈脑子有什么毛病!”他大骂道,发涨的脑子几乎是叫嚣着让他继续躺下去。“起来,老蝙蝠有任务给你。”

   “艹。”迪克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瞄了杰森一眼后往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和我说话了。”被水声险险盖住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迪克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这才过去一星期不到。”

   杰森站在那里仍然没摘下他的头罩,自然对迪克的提问没有做出解释。他的确是上头老蝙蝠给了交代,但这的确也夹杂了部分情绪在里面——他克制不住自己要去找迪克 格雷森。

   但杰森并没有明说,迪克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他走到厨房,将橱柜里最后一盒麦片倒进碗里,外加冰箱里最后一些牛奶,然后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开始享用他的早餐。

   “难道我话说的不够清楚吗?”杰森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大嚼特嚼的迪克。“没有时间给你吃这些东西了。”

   迪克耸了耸肩,显然是对杰森的威胁并不在意。“我很困,怎么,你还不让我吃饱了饭再干活?”

   “你不会再路上买汉堡吗?”

   “麦片才是我....咳!...”突然,迪克的表情有些扭曲,咳嗽了起来。杰森甩了甩手一脸厌烦的转过身去,不想再看他一眼。但从背后传来的咳嗽声却越来越激烈,杰森扭过头。迪克一口将嘴里的牛奶喷到了他的皮夹克上。

   “你他妈!....”杰森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迪克就挣扎的从沙发站了起来,他双手捂住不停咳嗽的嘴,那碗沾满了牛奶的麦片摔在地上。“咳咳咳咳!!!呕!”迪克跌跌撞撞的往厨房走去,但他踉跄的脚步根本没办法走到厨房。

   事情发生的这样突然,迪克跪下来不停地咳嗽,直到一阵强烈的呕吐结束后,他竟然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哇哦!那可真是惊险。”走在街上的迪克笑着回头看着杰森,“谁会想到那盒麦片里竟然藏着一个刀片!”然而跟在身后的杰森却不像迪克所想的那样露出嘲讽的笑,他微微低着头,不去看迪克的脸。“你怎么了?被我咳嗽的样子吓到了?”迪克笑着锤了他一拳,杰森却高兴不起来。

   那是幻觉吗?还只是他做的一个诡异的梦?但血液溅到鞋上的感觉是如此真实,杰森沉默跟在后面。看着眼前这个活蹦乱跳的家伙,刚才的一切似乎真的是杰森的错觉。

   “唔~我现在的确挺想吃苹果派的。”迪克推了下杰森,推开甜品店走了进去。

   杰森跟了上去,不管怎样,只求这真的只是他众多疯狂现实中的一个错觉。

   “嗨~”一进门,迪克就迫不及待的开始释放他的个人魅力。“能给我来一份苹果派吗,再来点奶油。美好的一天总是需要多一些甜味不是吗?”

   前台的姑娘羞涩的笑了笑走进了后厨,杰森不屑的在一旁坐了下来。“我们只有十分钟时间给你吃东西。”他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难得的在看迪克笑嘻嘻的脸时没有嘲讽的说上几句。“放轻松点!你要知道除非真的有什么紧急的事,不然我们哪有这宝贵的十分钟在这吃东西。”他手肘戳了戳杰森,示意他往餐厅那一边看去。”你看,气球、鲜花,估计等会有人要在这里搞生日或者求婚什么的。高兴点杰,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迪克笑眯眯的看着前台姑娘端上来的苹果派,“唔~闻起来真是美味。杰你确定不想要来一点么?”他对姑娘挤了挤眼,换了一声甜美的笑。“好吧,那就让我独享这份美食吧。”

   杰森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迪克身上,他注意到那一边开始准备布置了。哈,一大束鲜花摆在桌上,还有几个员工正在那里打气球。一派柔和欢乐的场景,坐在店里的人都在笑着,品尝着属于自己的美味。但杰森却隐隐从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嘿我们得走了。”不安感驱使着杰森要离开这里的欲望。 迪克却有些不乐意,他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口进去。这行为让杰森忍不住要出手制止时,迪克却皱起眉头一副要被噎住的模样。

   “What the——”

   这次苹果派直接喷到了杰森的脸上。

   “哈哈,有谁会想得到。把戒指塞到苹果派里,然后一口咬到再顺理成章求婚成功。唔~”迪克砸吧了嘴,还在回味着苹果派的酸甜。“幸好杰你提醒的早,不然我可真要因为一枚小小的戒指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啊...那是因为你完全已经死过一次了。杰森的表情很难看,他跟在迪克后面,看着他一脸惊喜的抱着店家赔偿的大份甜品打包,最后还是忍住没有道出真相。

   怎么说?这事就算再发生一次杰森都要觉得这只不过是幻觉。更何况在场的其他人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做着刚才就已经做过的动作。仿佛是游戏中的NPC,重新存档再过一遍场。

   我该把这个情况汇报给蝙蝠侠吗,这是敌人有计谋的袭击还真的只是他泡多了拉撒路池,脑子已经不灵清了?不不不,就算如此,这种持续的“幻觉”也太过于真实。杰森晃了晃脑袋,把这些荒唐的想法统统甩了出去。

   再怎么说,难不成还会有第三——

   “小心!!”

   一时间,惊恐的尖叫声和刺耳的刹车声充斥着杰森的双耳。惊慌失措的人群开始四处逃窜,但这些却没办法让杰森回过神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上一秒还在笑嘻嘻和他炫耀这个小小的幸运的迪克,这一秒就被汽车撞飞,四肢瘫软倒在街上。他的双眼,充血着望向杰森。脸上僵硬的笑意还未散去,但人却已经....




   “你他妈脑子有毛病吗!”刚躺下不到半小时的迪克就被杰森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艹!”他还没发火,就看到杰森拿着一股绳子沉着脸向他走来。“你!...”他甚至不给迪克挣扎的机会,两三下就把他捆个结实扔在床上。

   “我不想和你吵架,因为这只会让你挣扎的更厉害,然后——”站起来摔倒,眼球扎在地上竖起的尖木块上。杰森疲惫的靠在墙上,后面的话自然是没敢对迪克说出来。

   有谁会想到,这收拾干净的房间里会莫名其妙竖起一块尖木。但在看过那么多次迪克的死后,杰森反而不想再从中追求细节和逻辑了。

   他抬起头,就看到迪克一脸蒙蔽的看着他。“干嘛?”他说道,转身走到厨房拧开一瓶汽水。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吗,哪有人跑到别人家里把主人绑起来的。”

   “反正把你解开你也会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迪克长出一口气,重新躺回床上。“我以为你不想和我说话了。”杰森看向迪克,“这都是你的错。”

   “什么鬼?!”迪克噌的坐了起来,“你是小孩子吗?到现在还在因为我对你说那些——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的话生闷气?难道你从来就没想过为什么我会说这些话....Fuck,我不想和你吵架,快把我松开。“

   “那不可能。”

   迪克徒然生气一股怒火,他试图站了起来走向杰森。但对方显然抢先一步知晓了他的动作,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如果你不想双脚也被捆上的话。”杰森手举着玻璃瓶指着迪克的鼻尖,“那就乖乖躺好,等第二天到了自然就把你解开的。”

   “第二天!”迪克在床上挣扎着要坐起来,“现在才早上11点!且不说过去了半天,你真要让我在床上躺一整天?且不说我还有工作,蝙蝠侠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的。”

   “他管不了我。”

   迪克泄气的躺了回去,在这安静的几分钟内他的确尝试着将绳子解开。但偏偏奇怪的就奇怪在杰森竟然将他捆的十分结实,迪克用了好几种方法都没办法解开。更过分的是他身上的藏的工具全被摸出来了!

   他坐了起来,瞪了杰森一眼。

 “好吧我道歉,行吗?”

   杰森看着他不说话。

   “我知道,那些话说出来对我们都不好。我只是...”迪克撇过脑袋,“心情不太好,或者什么的。对不起。”

   “能把我解开吗?”

   “不行。”

   杰森态度很明确,不了解一切的迪克却升起了无名火。他气腾腾的要站起来走向杰森,却反被他一把推倒摔坐在床上。“你什么意思?”他问道,显然杰森并没有要解释的样子。他干脆拖了一把凳子在一旁坐下,在迪克眼里看来无疑是一种嘲讽。

   就在这时迪克突然想到他的床头还藏着微型通讯器,也许他可以发——

   “我知道你想发消息给老蝙蝠。”杰森看着迪克,而他手里拿着的,不正是迪克藏在床头,几乎没几个人知道的通讯器。“省省你的力气吧,距离第二天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迪克却有些崩溃了,人身自由被限制不说,更重点是他现在仍然是一头雾水。“你一定要我 死 了你才开!——”

   他的衣领突然被猛地揪起,杰森那张因愤怒扭曲的脸几乎是贴着他的脸。“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

   迪克怔怔看着他的脸,他不明白自己随口的一句话竟然像是触到了杰森的雷区,让他这样激动。“你...你在说什么啊。”他说道,被死死抓住的衣领让他踮起了双脚,“你冷静一点——”

   “为什么这些狗屎玩意会让我碰上,为什么总要我来面对这一切。还有你。”杰森的手在颤抖,“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表情?”

   “我...”迪克更加不解了。

   “我看到你死了。”杰森颓然坐在椅子上,嘴里念念着。“有几十次?一百次?我甚至没敢去仔细数。”他重新站起来,指着厨房说道:“第一次,你说要吃麦片。我没拦着你,但是有谁会想到会有刀片藏在里面。我看着你划破自己的喉咙然后吐出一大堆血。不信是不是,在我拒绝了你想吃麦片后,你是不是打算去三条街外的甜品店里吃苹果派?”

   迪克张了张嘴后又不说话了,杰森也重新坐回椅子上沉默着。

   “哇哦...”半响后,迪克这才出声打破了僵局。“我...我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这样...诡异的死法。吃下刀片什么的,我很抱歉让你经历了这些,但是——你确定过了今天就....额啊!——”

   突然,迪克僵硬的倒在床上开始不停地抽搐着。杰森皱眉愣了一会儿后迅速冲上去稳住他的脑袋,“不。”他喃喃自语着,“不应该是这样的。”

   大量鲜血从迪克的嘴里涌出,而他瞪大的双眼看着杰森,像是突然明白了一切。但眼里满满的不甘心和恐惧,他的双拳攥紧,竟然硬生生扯断了困在他身上的绳子。

   “我...”他抓住杰森的手,眼眶中溢满泪水。“对不起——”

   迪克死了,他的脑袋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无力的垂着。杰森的呼吸变得急促,即使是面对了那么多次死亡,他仍然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而现实又再一次告诉他,他回不去了。

   “不....不不不。”意料中的重启并没有出现,“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抱着迪克,双手沾满了鲜血。但一切仍旧在继续下去,他没有回到今天早上站在迪克房门前。更没有听到迪克睡眠不足对他的抱怨。

   杰森抬头看着时钟,秒针还在一点点前进。但死去的人却没办法再回来了。

   他睁开了双眼。



   杰森抱着忐忑的心情站在迪克的房间门口,他举起敲门的手,又放了下来。

   说来也是好笑,他因为一个梦和迪克搭上关系。现在又因为一个梦毫无理由的跑到迪克的家门口。他真的喜欢迪克吗,杰森自己都没办法说清楚。大概他们两个都是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那种,至少杰森自己是这样想的。他站在原地跺了跺脚,莫名着急的心情让他想抓耳挠腮。

   门却突然打开了,迪克脸上意外平静的表情似乎早就在等着杰森。

   “你迟到了。”他转身走进门,留下杰森一脸蒙蔽的站在门口。

   他走了进去,看到迪克踮起脚从柜子里拿出一盒麦片。杰森忍不住呼吸一窒。

   更让他诧异的是,迪克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接着意味不明的看了杰森一眼,把麦片放回了桌上。

  “你吃过早餐了吗?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店煎的鸡蛋特别好吃。

   鸡蛋还能分煎的好吃和不好吃?杰森忍着没吐槽。他点了点头,站在门口的双脚又往外退了一步,“五分钟给你洗漱,我很忙的。”

   “没事我已经都弄好了。”迪克随手抓了一件外衣套上就出门了。“哦,我差点忘了。我很抱歉。”在经过杰森身边时他停下了脚步,“我不该——对你说了那些话。等会的早餐算我。OK?”

   “你说了算。”

   



   

评论(6)
热度(52)

© 我想吃汉堡。 | Powered by LOFTER